FM1952 少年蹴鞠传古意朝夕苦练正青春

FM1952 少年蹴鞠传古意朝夕苦练正青春

关注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诠释法大学子的青春校园生活,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用最真挚的情感读出文字背后的价值,以最用心的声音演绎名家散文、诗歌与书信;期待听众的来信,有多久没人认真听你说,别怕打扰,说你想说的,我们在听。

中国政法大学广播台隶属于中国政法大学新闻通讯社,今后将与官微君合作,继续为大家推出FM1952专栏。在这里,我们用声音陪伴你。

曾获国家励志奖学金、卓亚奖学金,获得第十一届首都高校毽球比赛男子组第三名,连续两届获得首都高校大学生藤球比赛一等奖,获得第十二届首都高校大学生藤球比赛“最佳运动员”称号,带领球队参加京晋冀鲁藤球对抗赛并获得藤球国家队备战亚运会集训资格。内容分享

大家好,我是来自商学院2018级的李庆贺,很荣幸能够有机会将我与藤球的故事讲给你听。

说起藤球,相信这个学校中的大部分同学,在来到法大之前,甚至来到法大一段时间后,都未曾听说过,藤球究竟是一项怎样的运动。因此呢,请允许我先带来一段藤球的小小介绍:藤球是由中国古代的“蹴鞠”发展而来,可以说是足球与排球的结合,一般来说是由单组赛的形式隔网对抗,双方各有三位队员,分别为后卫、左前卫和右前卫,具体的规则和表现形式大家可以在网络上搜索,在此就不过多赘述了。说回我自己,我与藤球的相遇要十分感谢笑言师姐,笑言师姐是我的老乡,在我还没有进入法大时,就为我介绍法大的基本情况,因为笑言师姐是藤球协会的部长,所以尤为详细的介绍了这么一项神奇的运动,好奇心驱使下,来到法大的第二天,我就跑到了球场。

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个下午,怯生生来到球场,子健师兄问我,“是新生吗?要玩藤球?来我教你。”于是我第一次碰到了藤球,当时的我未曾想到,简单的一踢便定下了未来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羁绊。尤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子健师兄为了矫正我的姿势,直接用手掰我的脚,金源师姐来找我对传,也一直夸我踢得好。当时年少哪顶得住这么一顿彩虹屁,心里飘飘然的同时也让只是第一次来球场的我感受到了师兄师姐的亲切,现在想来,作出加入校队的决定很大程度上因为师兄师姐当时释放的善意叭。临走之前侥幸加入了踢场环节凑人数,踢场的快乐是枯燥的训练无可比拟的,但是反应的动作吧,不能说做的很标准,只能说做的啥也不是,幸好场上的师兄师姐未曾嫌弃,反而一直鼓励我,让我在快乐之余有了追求更高技术的念头。借用雨轩的话,“对我来说爱上藤球只需要两步,拿起来、踢一脚。”之后顺利的加入了校队,我仗着自己踢球有几分灵性“肆意”发挥,让我规规矩矩脚内侧颠球?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于是就被保江师兄“骂”了,但是,保江师兄的严格教导也让我受益匪浅,作为一个专职前锋,曾经我以为不需要停球、起球、传球这些基本功,我认为,一个前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进攻,但是,当我现在回过头来再去想一个合格的前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我觉得,一个只会盲目进攻的前锋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前锋。当自己欠缺防守能力的时候,一方面会把防守的压力全部丢给了场上另外两名队友,另一方面自己也就成为了对方进攻的破绽,比赛是三个人互相支持,彼此配合,任何人在任何一环出现了任何差错便会让己方的节奏产生巨大的问题。我想跟我的队员们说,基本功的扎实程度其实决定了你的上限,虽然千奇百怪的招式一旦成功会比较容易获得掌声,但比赛所追求的是胜利。转眼来到大二上学期,我迎来了肩负中国政法大学藤球校队荣誉的第一次市级比赛。市赛的那天我们凌晨五点多起床,六点出发,七点多到达北工大开始热身,八点半准时开始比赛,作为首发,非常紧张自不必说,甚至在一开始抛球的时候,手还有些颤抖,根本不敢去用那些花里胡哨的抡球、踩球、扣球的技法,只用最简单直接的头球,力保每一球不出错。一场又一场地去适应比赛的节奏,终于在最后一场比赛,能够有信心、有勇气去找机会扣球,直至锁定胜局。卫冕冠军!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够在大二的时候进入到市赛的队员名单,让我能够有机会真正体会到团队竞技的魅力。“少年的热血,当在战场上酣畅淋漓。”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比赛型选手,但我会说,当我站到赛场上,与我的两位队友肩并肩的时候,就是我最强大的时候。

后来成为了队长,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获得徐京生老师和黎晨老师,以及许多师兄师姐和同级队友的认可。当子健师兄让我考虑要不要当队长的时候,我开始思考“队长”这两个字的含义。队长意味着需要拿出更多的时间,需要耗费更多的精力,需要考虑更多的事情,但与此同时,当队长也意味着,你想要藤球队成为一个怎样的球队。队长,意味着责任。坦白来说,我并不觉得我是一个合格的队长,走了很多弯路,也做了很多错事。其实我每次提起裁队员的时候都很小心,生怕触及到当事人的伤心事,但现在来看,我觉得,对藤球抱有热爱的他们只是换种方式继续陪伴,始终未曾离开。到了大三下,卸任了队长,传给了税凯师弟,虽然得到了“快乐”,但却失去了“烦恼”。没了队长这个身份之后,看待问题的角度确实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从之前的任何事情都要基于自己的想法,变为现在只在偶尔的情况下才会给队长一些小小的建议,不同的队长总要有不同的带队风格。不过,虽然卸任了队长,却也经常回球场看看,看看有哪些老朋友还活跃在球场上拖着老胳膊老腿瞎蹦跶,看看有哪些大朋友又在尝试开发奇奇怪怪的新招式,看看有哪些小朋友忍着脚踝的疼痛一点一点的颠球,走着每一位藤球er都曾走过的路,我也会尽我所能教导要玩藤球的新朋友,正如我的师兄师姐教导彼时尚是新人的我那样。藤球确实是一项相对小众的运动,我们在自己的小宇宙里野蛮生长,从未间断传承,一代又一代的人教导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即使在球场上没有再见到所熟悉的人,但拿起球、踢一脚,眼中依然会闪烁着以热爱为名的光,哪怕过了很多年,哪怕再过很多年。用声音记录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