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排球女将》里的小鹿纯子吗?我们和她来了次零距离接触

还记得《排球女将》里的小鹿纯子吗?我们和她来了次零距离接触

“明年1月25日,我就60岁了,所以,我想‘重拾梦想’。”昨晚,“小鹿纯子”——荒木由美子在上海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透露,原来在拍摄电视剧《排球女将》(又译《青春的火焰》)之前,她是以歌手身份出道的——所以,明年1月6日起她将于中国大戏院登台放歌。当年,在所有中国观众被她的青春点燃之后,她就隐退了。那么多年,她去哪儿了呢?

荒木由美子在家照顾罹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婆婆,一照顾,就是二三十年——而且,是从婚后一周开始的,连蜜月都没来得及过。现在谈及此事,荒木由美子也云淡风轻。坐在沙发里回忆往事的时候,她的眼里依然有光。除了笑起来眼角有几丝皱纹之外,岁月并没有从她身上偷走什么。因为父亲曾经想成为歌手但没有成功,所以她17岁出道时,选择的是歌手,“算是完成了父亲的梦想”。她从手机里找出身穿红色连衣裙,手持话筒在台上唱歌的老照片,边歌边舞的样子,活力四射。那时候的模样,与19岁在《排球女将》里扮演小鹿纯子时,已经很接近了,只是还没梳上“小鹿纯子辫”,“本来只计划拍半年,结果收视率节节攀升,一共拍了71集,一直拍到22岁”。

23岁,荒木由美子就遇到了真爱,是日本著名演歌手汤原昌幸。嫁过去才一周,婆婆就瘫痪了,而且因为得的是阿尔兹海默症,所以护理的难度相当高。荒木由美子还经常会被婆婆“冤枉”,但是她毫不犹豫地承担起照顾婆婆的重任,从此退出演艺界。在影迷看来,这是一种“莫大的牺牲”。但是,在她看来,“这是我作为一位女性、妻子、儿媳,应该做的分内事啊!”她与大她13岁的丈夫感情很好,而他又是独子,所以,她更是觉得自己责无旁贷。

令人感慨的是,如今,她谈起此事还十分乐观,一边笑一边说:“我觉得我演了小鹿纯子,才明白拼搏精神和永不言弃。而且,因为演小鹿纯子,我身体特别好,所以照顾婆婆的体力也很足。”

《排球女将》1979年在日本首播,今年正好40周年。当时正值排球在日本大热。1973年,世界排球比赛首次增加女子比赛,每四年举行一次,日本女排位居苏联女排之后,屈居第二。1977年,日本夺得第二届女排世界杯冠军,更是激发了日本的女排热潮。漫画家石之森章太郎创作了《青春的火焰》,朝日电视台将之改编为电视剧在晚间黄金档播出,并把其漫画作品作为电视剧中的章节分隔。71集的电视剧,在日本播出至1980年7月。1981年,教练率领的中国队参赛。这支队伍聚焦了郎平、张蓉芳和孙晋芳等时至今日看起来依然是相当杰出、卓越的排球运动员,一路战胜了巴西、苏联、韩国、美国和古巴之后,在决赛中迎战主场作战的日本队。经过艰苦卓绝的拉锯,最终双方激战2个多小时,中国队以3比2战胜了上届冠军日本队。这一届女排世界杯,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当时,黑白电视机还未家家户户普及,大家都想方设法看比赛直播。每一场中国队比赛,都可以造成万人空巷。

就在这一年,《青春的火焰》在香港播出,大受欢迎。不少女孩都会在课间把自己代入角色、苦练扣球。1983年,中央电视台译制了这部电视剧,定名为《排球女将》后播出。小鹿纯子在北海道跳起来扣球,结果球被打破,落出一张纸,上书“东京”的镜头,让不少中国女孩也会在房梁上挂一个纸球练扣球。加之依然风靡的“女排精神”,使得该剧在中国的收视率甚至远超日本。积极乐观、力争上游、刻苦拼搏的小鹿纯子,跨越国境,成为一代人的共同泪点、集体回忆。

“在北海道背着原木、轮胎往前冲,与纯种马赛跑的镜头,都是你自己本人拍的吗?”荒木由美子身高不过1.60米,不敢相信她小小的身体里蕴含着如此的爆发力和耐力。

“全都是我自己做的!”她频频点头:“当时拍影视剧,是几乎没有什么特技手段的,也没有替身,所以,所有的动作,都是我自己做到的。”她又笑道:“因为拍了3年,就等于我锻炼了3年。所以,后来电视台举行演员运动会,我都是第一名,哈哈哈!”

虽然当时拍电视剧没有特技,但是,因为荒木由美子的身高其实远不及生活中的排球运动员,所以,全剧的其他演员乃至道具,都是以她身高为标准,“按比例缩小的”。例如,排球的网就降低了不少,体育场座椅的长宽高也缩了水。其他队员也只是“看起来比较高”罢了。但是,“晴空霹雳”里的前空翻,是荒木由美子自己翻的。

她一边比划一边解释道:“‘晴空霹雳’是分四步拍摄的。第一步,就是我的起跳姿势;第二步,是我在空中翻前空翻;第三步是半空中;第四步是落地动作。然后,把四个步骤连起来。”所以,除了没跳到排球网上方的高度之外,其他都是来真的。这部电视剧的引人之处,还在于那些在真实生活中其实不存在的酷炫球技——“流星赶月”“幻影旋风”等,因为电视剧的情感如此之真实,以至于观众甚至怀疑这些魔幻的“大招”似乎是存在的。事实上,荒木由美子变身小鹿纯子的时候,那些看起来不可能实现的大招,都是她自己实现的。以至于,她曾经摔碎过下巴……

因而,在服侍婆婆的时候,她觉得就连小鹿纯子那些“不可能的困难”都可以克服,那么眼前的苦难也是可以克服的。二十多年后,婆婆过世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你,阿美……”。本以为,不再照顾婆婆,就可以按照个人意愿生活,但是,她又被查出患了肿瘤,一度让她放弃了对生活的信念。但是,此时,她又想起了小鹿纯子永不言弃的态度,鼓起勇气走进手术室。后来证明,肿瘤是良性的。她又重燃了青春的火焰,还写了一本书名为《护理的觉悟》,回顾了自己与婆婆相处的岁月,以及其间的体悟。

此番,她是在好友、旅日上海歌手谢鸣的邀请下,携手“雅马哈未来艺术家”、患有自闭症的青年钢琴家,一起举办“世纪唱响,音乐桥梁”音乐会,除了上海站,还打算去宁波等地巡演。荒木由美子会唱响《排球女将》主题曲。上海歌手谢鸣,恰好与汤原昌幸同在德间唱片,因而与荒木由美子成为好友。因为婆婆的病,荒木由美子对于没有被命运善待但依然想为自己做主的人特别关爱。这才有了这场音乐会的组合。

“我快60岁了,还要努力呀!”说着,荒木由美子露出了青春的微笑,为自己加油!(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